唐狄鑫: 行为

2020年9月30日 – 10月21日
  • 图片:“休息是最好的革命”,2014,东京大田秀则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饥饿先生 No.1”,2014,艾可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艾可画廊提供 图片:“休息是最好的革命”,2014,东京大田秀则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饥饿先生 No.1”,2014,艾可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艾可画廊提供 图片:“休息是最好的革命”,2014,东京大田秀则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饥饿先生 No.1”,2014,艾可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艾可画廊提供 图片:“休息是最好的革命”,2014,东京大田秀则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饥饿先生 No.1”,2014,艾可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艾可画廊提供 图片:“休息是最好的革命”,2014,东京大田秀则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饥饿先生 No.1”,2014,艾可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艾可画廊提供 图片:“休息是最好的革命”,2014,东京大田秀则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饥饿先生 No.1”,2014,艾可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艾可画廊提供

    图片:“休息是最好的革命”,2014,东京大田秀则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饥饿先生 No.1”,2014,艾可画廊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及艾可画廊提供

  • 艺术家唐狄鑫的艺术实践横跨行为、绘画、装置等多种形式。他的行为作品常将自己或他人的身体作为媒介,将其置于极限之境,充满了戏剧性的极端张力,试图探讨个体行为与他人及社会的关联和互动。这在他的行为作品“休息是最好的革命”得到了体现,他邀请观众在自己的身体上打上石膏,从而好好休息一下。在“饥饿先生 No.1”(2014)中,他关注了日常空间属性的改变。在画廊有限的展览空间中,唐狄鑫将画廊门口作为起点,手持冰镐、脚蹬攀冰鞋,面朝墙壁,沿着四米高的白墙横向移动,头戴的摄像机从第一视角记录下了该行为。

     
  • “对我来说,行为和表演的区别在于,行为是一种'身体力行',更像是现实中发生的动作。”

     唐狄鑫

  • 作为发起人,唐狄鑫总在带给我们打破常规、跳出框架外的新想法。从与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一同发起驻地项目“巨响”(2018),邀请二十余位青年艺术家在美术馆共同生活、集体创作,到策划上海油罐艺术中心的“原力寺”,并将视觉和行为艺术这两种元素结合起来。他是一位才华横溢、激进的合作者,激发艺术家们开创新的合作方式。 图片:“巨响”驻地项目,四方当代美术馆,2018,图片由艺术家和四方当代美术馆提供 作为发起人,唐狄鑫总在带给我们打破常规、跳出框架外的新想法。从与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一同发起驻地项目“巨响”(2018),邀请二十余位青年艺术家在美术馆共同生活、集体创作,到策划上海油罐艺术中心的“原力寺”,并将视觉和行为艺术这两种元素结合起来。他是一位才华横溢、激进的合作者,激发艺术家们开创新的合作方式。 图片:“巨响”驻地项目,四方当代美术馆,2018,图片由艺术家和四方当代美术馆提供

    作为发起人,唐狄鑫总在带给我们打破常规、跳出框架外的新想法。从与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一同发起驻地项目“巨响”(2018),邀请二十余位青年艺术家在美术馆共同生活、集体创作,到策划上海油罐艺术中心的“原力寺”,并将视觉和行为艺术这两种元素结合起来。他是一位才华横溢、激进的合作者,激发艺术家们开创新的合作方式。

     

     

    图片:“巨响”驻地项目,四方当代美术馆,2018,图片由艺术家和四方当代美术馆提供

     
  • 唐狄鑫曾在访谈中提到,当做行为使他慢慢使不上力的时候,画画会使他安下心来。2020年上半年,唐狄鑫将工作室搬至了上海近郊的厂房内。新工作室相较于之前的面积更大,层高更高,厂房墙上的漏洞被保留了下来,加上玻璃,就成了提供采光的窗户。这样的空间也在创作上带给了他一些新的灵感与自由。

  • 图片:唐狄鑫工作室,2020  © 唐狄鑫,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 唐狄鑫的绘画与他的行为作品一样具有强烈的个人特征,鲜明的橙色调和大胆的蓝色调,生动地表达了人体在奇异状况下的情况。唐的绘画与行为可以说是相互映射的,绘画补足了行为中身体的物理极限,而行为则为艺术家的思维提供了更全面的表达。这点在绘画“暴力躯干”(2014)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画面中人群以不思议的方式堆叠、扭曲,游走在可能与不可能间,这些近看具象堆积的人体,远看似乎又形成了另一种超现实的抽象风景。

    唐狄鑫,暴力躯干,2015,布面油画,200 x 200 cm  © 唐狄鑫

    唐狄鑫的绘画与他的行为作品一样具有强烈的个人特征,鲜明的橙色调和大胆的蓝色调,生动地表达了人体在奇异状况下的情况。唐的绘画与行为可以说是相互映射的,绘画补足了行为中身体的物理极限,而行为则为艺术家的思维提供了更全面的表达。这点在绘画“暴力躯干”(2014)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画面中人群以不思议的方式堆叠、扭曲,游走在可能与不可能间,这些近看具象堆积的人体,远看似乎又形成了另一种超现实的抽象风景。

     
  • 展览现场图:"唐狄鑫",东京大田秀则画廊,2018,图片由大田秀则画廊提供

     

  • 可售作品

    • Tang Dixin Two Bodies, 2020 Oil on canvas 152.6 x 122.5 cm
      Tang Dixin
      Two Bodies, 2020
      Oil on canvas
      152.6 x 122.5 cm
      USD 28,000.-
    • Tang Dixin Drunkard, 2015 Oil on canvas 60.5 x 50.3 cm
      Tang Dixin
      Drunkard, 2015
      Oil on canvas
      60.5 x 50.3 cm
      USD 11,000.-
    • Tang Dixin Blowing White, 2016 Oil on canvas 150 x 200 cm
      Tang Dixin
      Blowing White, 2016
      Oil on canvas
      150 x 200 cm
      USD 36,000.-
  • 关于艺术家

    唐狄鑫,1982年出生于中国杭州,2005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现于上海工作及生活。近年个展包括,“唐狄鑫”(2018),大田秀则画廊,东京、“唐狄鑫”(2017),艾可画廊,上海、“唐狄鑫:狗吠” (2015),大田秀则画廊,新加坡、“饥饿先生”(2014),艾可画廊,上海等。参加群展包括,“具身之境:中国录像艺术中的行为与表演”(2020),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北京、“Straits”(2020),大田秀则画廊,新加坡、“原力寺”(2019),油罐艺术中心,上海、“EXIT PLAN”(2019),SNAP,上海、“临时秩序”(2018),四方当代美术馆,南京、“Two Houses”(2018),新加坡当代艺术中心,新加坡、“RAM HIGHLIGHT 2017:错置”(2017),外滩美术馆,上海、“中国 2185”(2017), Sadie Coles, 伦敦,“山中美术馆”(2016),四方当代美术馆,南京、“转向:2000后中国当代艺术趋势” (2016),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精神:当代中国的绘画艺术” (2015),米兰当代美术馆,米兰、“饥饿先生”(2015),Asia Contemporary Art Week (ACAW),纽约、“第10届光州双年展– Burning Down the House”(2014),光州、“陶醉-上海当代艺术馆8周年特别展” (2013),上海当代艺术馆,上海、“ON|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2013),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等。

     

    了解更多关于艺术家,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