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对谈: 转塘玩家尤阿达

  • ¥ouada, 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 尤阿达 1987年出生于福建,2011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他的创作以绘画和装置为主。在本次上海大田秀则画廊最新群展“走的人多了...”中,尤阿达带来了四幅绘画作品和一件与马丁·戈雅生意合作制作的小型雕塑。借此次展览的机会,我们与尤阿达以线上对谈的方式聊了聊他的创作与经历。

    更多展览信息请点击此处访问画廊网站。

  • ¥ouada: 艺术家采访

    O:大田秀则画廊 | Y: 尤阿达
  • O转塘”经常出现在你的作品和自我介绍中,可以简单讲一下你对转塘镇的想法,以及转塘这个地域如何影响了你的创作吗?

    Y:以前的转塘和现在的转塘是两个地方,我刚到转塘的时候这里是一个混乱的小镇,有最廉价的出租房,红灯区,吃了让人拉肚子的小馆子,飞车夺包案,超市厕所里断在地上的手指,卖违禁药的小摊贩和各种江湖传闻。是出现在电影里的一个黑夜中罪恶小镇。我画的一些人物是我对童年回忆,电影场景,各类潮流品牌,转塘小混混的糅合体。 

  • ¥ouada, 'This car can be sold for two million', 2018, Acrylic and spray paint on canvas, 200 x 200 cm...

    ¥ouada, "This car can be sold for two million", 2018, Acrylic and spray paint on canvas, 200 x 200 cm ©¥ouada

  • O:比如说你的作品中常会出现的LV标志,在本次展览的“这辆车可以卖两百万”中也有体现,可以谈谈你对“名牌”以及其背后所代表的消费主义的看法吗?

    Y我不太懂消费主义,但我很喜欢消费。

     

    O:你平时也会收藏或和艺术家交换作品吗?如果有的话,你最喜欢的是哪一幅,为什么?

    Y会的,但有些作品价格太高我承担不起。我收藏的作品我都很喜欢。

     

    O:有没有曾经在纹身的过程中得到过新作品的灵感,可以也谈谈你身上目前的纹身吗?

    Y:纹身是我一个爱好,包括纹别人,被别人纹和自己纹自己。我身上有很多纹身是别人即兴纹身。我身上最多的一个纹身图案是菠萝,这是闽南地区一个象征着“幸运到来”的法力纹身。

  • Installation view:“When many pass one way…”, 2020, Ota Fine Arts Shanghai, 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 O:小的时候有没有花很多时间在动画和游戏上?会临摹很多动漫人物吗?你对童年的印象是什么?

    Y至今我都花很多时间在游戏和动画上。小时候会临摹很多喜爱的动画形象并加以改变。我的童年是在一个类似早期转塘的混乱小镇上度过,有很多古惑仔,庙会帮派和美丽的烈日,都是我美好的回忆。

  • ¥ouada, 'Happy picnic at Zhuantang Town', 2019, Acrylic on canvas, 80 x 120 cm ©¥ouada

    ¥ouada, "Happy picnic at Zhuantang Town", 2019, Acrylic on canvas, 80 x 120 cm ©¥ouada

  • O:可以和我们描述一下你平时在工作室的普通一天吗?

    Y我的工作室几乎没有手机信号,所以我在工作室的效率很高。总是会超常发挥出工作效率。

     

    O:在新冠疫情居家隔离期间,你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Y人类应该更加敬重自然,珍惜所有美好的事。

  • 关于艺术家

    尤阿达(b.1987)生于中国福建,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目前生活工作在杭州。日常生活中的熟悉形象、怀旧式的动画人物、潮流品牌、电子游戏或电视节目的场面都是尤阿达绘画及装置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元素。近期展览包括“怪物进化论:meow主义”,马丁·戈雅生意,K11 Select,武汉(2019),“YOUADA x 3ge3 project MOUNSEY”,3ge3 project,上海 (2019),“屁大点的未来”,马丁·戈雅生意,The fART,杭州(2019),“苍蝇馆子:马丁·戈雅生意”,大田秀则画廊,上海(2019),“虾米碗糕”,Tong Gallery+Projects,北京(2019),“玩我·爱你”,Swim Gallery,美国(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