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g YuGyong

29 JUL - 19 AUG 2020
  • “这就是我应对‘异类感’的方式”——郑裕憬

     

    郑裕憬的实践来源于他对日本和朝鲜半岛那割裂而又融合的历史的探究。作为第三代的“在日”朝鲜人(拥有特殊在日永久居留权的朝鲜人),他不得不去审视自身与这些国家的关系。

    • Jong YuGyong For One and Only Country 2 -Blue-, 2018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cm
      Jong YuGyong
      For One and Only Country 2 -Blue-, 2018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cm
      USD 5,500.-
    • Jong YuGyong For One and Only Country 2 -Red-, 2017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cm
      Jong YuGyong
      For One and Only Country 2 -Red-, 2017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cm
      USD 5,500.-
    • Jong YuGyong For One and Only Country 2 -Yellow-, 2018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cm
      Jong YuGyong
      For One and Only Country 2 -Yellow-, 2018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cm
      USD 5,500.-
  • 在他的绘画系列“为了唯一的国家”中,不同尺寸大小的纯黑色圆圈以及明亮的色彩充斥着整个画面。第一眼看上去,它们展现的是抽象的图案,但当退后一步并保有一定距离来观看作品时,人物的轮廓开始变得可见。这些人物来源于网络上找到的北朝鲜用作宣传的图像。郑裕憬通过放大原本的图像,添加视觉噪点并扭曲构图,淡化了这些海报图像的原始语境。受到波普艺术的影响,画面中大大小小生动的圆圈是由放大一张印刷图像上的点而得到的。这其中所描绘的模糊的人物轮廓以及通过调整观看者于作品之间的物理距离来识别整个图像,准确地反映了郑裕憬和国家的关系以及他所处的困境。

    在他的绘画系列“为了唯一的国家”中,不同尺寸大小的纯黑色圆圈以及明亮的色彩充斥着整个画面。第一眼看上去,它们展现的是抽象的图案,但当退后一步并保有一定距离来观看作品时,人物的轮廓开始变得可见。这些人物来源于网络上找到的北朝鲜用作宣传的图像。郑裕憬通过放大原本的图像,添加视觉噪点并扭曲构图,淡化了这些海报图像的原始语境。受到波普艺术的影响,画面中大大小小生动的圆圈是由放大一张印刷图像上的点而得到的。这其中所描绘的模糊的人物轮廓以及通过调整观看者于作品之间的物理距离来识别整个图像,准确地反映了郑裕憬和国家的关系以及他所处的困境。

    • Jong YuGyong Not a painting but a picture #003, 2020 acrylic on canvas 151.4 x 107.3 cm
      Jong YuGyong
      Not a painting but a picture #003, 2020
      acrylic on canvas
      151.4 x 107.3 cm
      USD 5,500.-
    • Jong YuGyong NIKE, 2020 acrylic on canvas 130 x 196 cm
      Jong YuGyong
      NIKE, 2020
      acrylic on canvas
      130 x 196 cm
      USD 6,000.-
    • Jong YuGyong Let's all go to the celebration square of victory!, 2018 Acrylic on canvas 223 x 330 cm
      Jong YuGyong
      Let's all go to the celebration square of victory!, 2018
      Acrylic on canvas
      223 x 330 cm
      USD 17,000.-
  • 了解更多展览信息,请点击这里

  • 郑裕憬还对于在宣传海报上激进的“口号”颇感兴趣,并聚焦在它们所带有的空洞感和抽象感。画布上粗体的韩文写着“胜利”、“前进! ” 和“团结”,这些形式化的标语如今对他来说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作为视觉审美的一部分融入了作品中。郑裕憬对这些口号的无动于衷点出了他与韩半岛之间空洞而不合理的关系。

    • Jong YuGyong Untitled -Unity- , 2019 Acrylic on canvas 100 x 100 x 5 cm
      Jong YuGyong
      Untitled -Unity- , 2019
      Acrylic on canvas
      100 x 100 x 5 cm
      USD 3,000.-
    • Jong YuGyong Untitled -Victory- (black), 2019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x 6.5 cm
      Jong YuGyong
      Untitled -Victory- (black), 2019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x 6.5 cm
      USD 4,000.-
    • Jong YuGyong Untitled -Let’s all go to the celebration square of victory!-, 2019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x 6.5 cm
      Jong YuGyong
      Untitled -Let’s all go to the celebration square of victory!-, 2019
      Acrylic on canvas
      156.2 x 110 x 6.5 cm
      USD 4,000.-
  • 关于艺术家 郑裕憬(生于1991年,神户,日本)毕业于东京朝鲜大学艺术学院。作为第三代在日朝鲜人,他为视觉体验与政治的关系、以及个人的全球化身份提供了不同的视角。 他的近期展览包括 “欢迎来到游行”(2019),大田秀则画廊,东京,日本,“沙漠花园” (2019),大田秀则画廊,上海,中国,“Geopolitical Grounds” (2018),大田秀则画廊,新加坡,“Project Hope?”,Post Territory Ujeongguk,首尔(2017)和 “在日朝鲜侨民,现在和艺术Ⅱ”,eitoeiko,东京(2016)。 他曾获得 “2019年VOCA展” 鼓励奖,上野之森美术馆,日本。

    关于艺术家

    郑裕憬(生于1991年,神户,日本)毕业于东京朝鲜大学艺术学院。作为第三代在日朝鲜人,他为视觉体验与政治的关系、以及个人的全球化身份提供了不同的视角。
     
    他的近期展览包括 “欢迎来到游行”(2019),大田秀则画廊,东京,日本,“沙漠花园” (2019),大田秀则画廊,上海,中国,“Geopolitical Grounds” (2018),大田秀则画廊,新加坡,“Project Hope?”,Post Territory Ujeongguk,首尔(2017)和 “在日朝鲜侨民,现在和艺术Ⅱ”,eitoeiko,东京(2016)。
     
    他曾获得 “2019年VOCA展” 鼓励奖,上野之森美术馆,日本。